以威马汽车、博郡汽车等为代表的传统车企高管

  “我用了10年研究汽车产业发展方向,特别是研究了前30年电池产业的历史,最终我决定带着团队,带着两次创业积累的资金,投入电动车事业中。这是必然的方向,而且是最主流的方向。” 近日,博郡汽车董事长、CEO黄希鸣博士很笃定地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黄希鸣先后在华中工学院(现为华中科技大学)、大连理工完成力学专业本科与硕士学业,工作一段时间后,于1990年考入美国佛吉尼亚理工大学,攻读航空航天专业博士学位。此后,在通用汽车、福特汽车工作长达13年,专注于整车性能开发。2007年回国创业,2016年创立博郡汽车。

  去年7月份,《造车新势力靠谱指数大排行》(下简称:《排行》)发布。对此,前奇瑞汽车副总工程师陈超卓说:“博郡汽车比《排行》上面很多造车新势力更靠谱,可惜的是不在榜单。”

  是什么让黄希鸣选择了一条生死未卜的造车之路?黄希鸣自己介绍到,中国政府宣布扶持电动汽车发展,他感觉有一种使命在召唤自己,“汽车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之一,可以带动非常多的产业,所以我觉得汽车产业发展起来,中国才算真正成为世界强国”。

  2007年3月份,黄希鸣回国,当时与人合伙成立了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。

  他回国的前一年,中国汽车销量首次超越日本,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汽车消费国。2006年也是落实“十一五”规划的第一年,自主创新在“两会”上被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,汽车业自主创新也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。

  从那时起,海外汽车人才回国潮再次兴起。黄希鸣说,“陈超卓、陆献强、包益民、梁伟等人都是那个时期回国的。那时候国内车企觉得海归人士什么都会,但实际上,单纯靠一个人,是不可能把产业拉起来的。”

  黄希鸣认为,当时美国的发展环境也有局限,“早些年,在美国汽车企业,外籍人士会有一些天花板,既有语言沟通能力的因素,也有各方面能力受到限制。美国分工很细,工作的面比较窄”。

  回国后,黄希鸣没有选择去国内汽车企业,他说:“我喜欢挑战,所以我做了很多的尝试,虽然没有在企业里面工作,但是帮助一些企业做了不少事情。实际上国内的很多产品都有我们研发团队的身影。”

  “他比较低调,有韧性,有典型的湖南人性格,在美国底特律和中国上海成立研发中心,把北美福特退休的各方面专家召集到了底特律研发中心。”一位熟悉黄希鸣博士的车企高管告诉记者。

  谈到海归汽车人才对中国汽车业的作用,黄希鸣表示,海归人才带来了很多新的理念和观点,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
  让造车梦梦想成线年,黄希鸣成立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。到2014年,有60多位国内外专家及工程师加盟。公司先后为福特、通用、一汽、上汽、广汽、吉利、长安等知名整车厂进行NVH性能调校、操稳性能调校、底盘设计等。

  我国共经历了三次民营造车潮:上世纪90年代后期,以吉利为代表的民营车企以低价杀入汽车业;21世纪初,以比亚迪、奥克斯、波导等家电巨头掀起造车潮;2012年后,以蔚来汽车、小鹏等为代表的民营互联网企业跨界造车,以威马汽车、博郡汽车等为代表的传统车企高管造车,以万向汽车、江苏敏安等为代表的零部件企业造车。